注册送体验金无需申请_注册送体验金无需申请首页_注册送体验 >  股票 >  租赁约满业主市会各执一词 法员封店食客错愕 > 

租赁约满业主市会各执一词 法员封店食客错愕

注册送体验金无需申请 2017-01-07 14:09:18 股票

(槟城1日讯)租赁合约届满,业者拒撤离,槟岛市议会漏夜派出大批执法人员查封著名的双溪槟榔小贩中心

双溪槟榔小贩中心原本是由市议会管理,但却惨淡经营,顾客不上门,小贩纷纷收档

而在私营化后却起死回生,小贩中心几乎天天都客满,主要是小贩中心内有逾50档各类熟食供品尝,顾客有很多选择,这不只造成小贩中心旁的停车位爆满,一些顾客甚至违例的将车辆停放在马路上,此举令该小贩中心崛起成为槟城美食中心之一

业者市会对簿公堂 市议会执法组是于今日凌晨12时许,拉大队到隶属槟岛市议会的双溪槟榔小贩中心展开封店行动,当时小贩中心还有很多顾客,很多顾客因此错愕,以为发生什么事,很多都提早离开

由于小贩中心业者向执法人员表示,他与市议会对簿公堂的案件已入禀法庭,在场的约30多名市议会执法人员只好按兵不动,不过他们仍继续驻守在小贩中心

而在天亮后,执法人员开始走进小贩中心,并用相机及手机拍摄在场的顾客,导致多名顾客不满

曾给3个月宽限期 据了解,双溪槟榔小贩中心业者与市议会的商业租赁合约是在去年期满,但由于业者质疑槟岛市议会在处理新合约招标程序上的合法性,所以坚持不撤离

有关业者更已就市议会没有依据合约上的条例,给予3个月撤离期限而入禀法庭,禁止市议会局执行封店行动

竞标价相同合约颁对方 业主代表,即该小贩中心总经理周先生受询时指出,该隶属槟岛市议会的小贩中心,是他们在6年前成功标下经营权,并与市议会签下了“3年+2年”的租赁合约

自掏200万装修 他说,在他们的经营下,小贩中心在这两年转亏为盈,逐渐走上正轨,而他们前后共拿出了200万令吉的装修及维修费

“然而,在去年合约期满后,我们与市议会的续约谈判就开始出现问题

” 他提及,在去年期满后,市议会并没有任何谈判,也没有招标;相反的,市议会允许他们依照原有合约的条例延长经营,直到颁布新合约

“市议会在今年公开招标后,竟然在没有说明原因的情况下,把前3次的成绩作废,并在最后一次招标时,在我们和另一个投标者的竞标价一样的情形下,把新合约颁给对方

” 他提及,市议会随后于8月5日发函,指示他们必须在两周内撤离,否则就拆除该小贩中心

而他们在8月29日时找当局接洽,指14天的期限不合理,而市议会较后指出,14天期限确实不对,就延长至一个月

不过,他强调,即使市议会给予一个月的期限也是违约,因为根据旧合约上的条例,当局必须给予3个月撤离期限

他也抨击市议会的做法已违反受法律约束的合约,他已就此事入禀法庭,并于今午3时50分获得庭令,禁止市议会在这3个月内上门封店

斥做法如黑社会 周先生怒斥市议会执法人员两度闯进小贩中心展开封店行动吓到顾客

他指出,市议会执法组是于今日凌晨12时许,拉队到双溪槟榔小贩中心展开封店行动,当时小贩中心还有很多顾客,很多顾客因此被吓,以为发生什么事,很多都提早离开

“我向他们表示,案件已入禀法庭,约30多个的市议会执法人员只好按兵不动,不过他们仍驻守在小贩中心

” 肆意拍摄在场食客 周先生申诉,而在天亮后,执法组人员走进小贩中心,并用相机及手机拍摄在场的顾客,导致多名顾客不满

“他们在没有庭令的情况下,闯进小贩中心的做法,犹如黑社会,影响中心的生意及引起顾客不满

” 突登门向小贩讨资料 新业主“劝告”要识趣 在事件未明朗化前,新业主竟上门向小贩们索取身分证号码和个人资料

周先生透露,在市议会发出两周期限后,还没正式成为新业主的代表,竟然私自上门索取身分证号码和个人资料

他声称,当时对方还语带恐吓及威胁性的口吻“劝告” 小贩,如果小贩的心是向着原有业主,就不能继续在此做生意,要他们妥协

他说,新业主当时的做法吓到很多小贩,同时也让他担心,如果小贩中心真的交到新业主的手上,原有的小贩是否能继续开摊位做生意

执法员搬桌椅业主报案 市议会执法人员在没有庭令下,搬走小贩中心的桌椅,周先生就此事向警方报案

由于小贩中心继续营业,法庭的庭令也迟迟没有颁发,市议会执法人员在今午3时搬走部分小贩中心的桌椅

周先生指出,在法庭还没正式颁布庭令,市议会不可采取任何行动

“市议会执法人员的做法(搬走桌椅),简直是无视法律的存在

” 对此,他在执法人员搬走桌椅后,已到警局报案

3次招标无故作废 “州政府透明度在哪

” 小贩中心的新合约,经过4次招标才决定颁给新的业者

周先生受询时指出,一般上,招标过程只需一次就完成,但该小贩中心的招标过程却是一波三折,经过3次作废后,才颁给新业主

他质疑,市议会在没有做出任何合理的解释下,将前3次的招标成绩作废

他揶揄,难道这就是州政府的作风

而猫政府一贯的透明度在哪

周先生不忿指出,在第四次招标时,其老板与另一名业者开出的投标价是相同,但他不解,为何市议会最终会把合约颁给对方

而据他了解,在竞标条例上,如果两个投标者的竞标价一样,那就必须将合约颁给原有的业者,但市议会并没有这么做

作者:支菟讷

日期分类